FC2ブログ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--.--.-- *--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黄昏色の詠使い

2010.05.03 *Mon
終於看完了!!
然後不知道該說些什麽好……嗯,我還是覺得我不喜歡男女主角
好歹前代的兩個人是通過自己努力得到那樣的成就的,而男女主角完全就是開金手指

但是伊芙瑪麗太萌了!這個大ツンテレ!而且還是媽媽級的ツンテレ,怎麼可以這麼萌!
和凱因茲的羈絆和互動真是萌到爆!
……可惜最後還是分別了

順便,〈仅只是伫立在那处〉和〈与那项意志敌对者〉這兩個的關係也是……www尤其是最後〈仅只是伫立在那处〉也搞出個幼獸來我看到這裡都笑了

這本書最後兩卷拖了那麼久才看完,其實很多人物我都忘記是做什麽的了……
而且我覺得細音是不是人物太多導致劇情太散了……畢竟是成名作所以可以原諒這點吧

最後其實我希望這部動畫化的!

……虹色名咏并不是为了这种决斗而使用的东西。
因为这个名咏色,是为了完成和伊芙玛丽的约定而生的。
虹色名咏士这个称号,起因于将名咏五色全部掌握的那个约定。然而与其不同的,与既存的五色有着不同意义的虹色名咏式――

“那一天那一刻,和伊芙玛丽所约定的虹色,并不是这种东西”
“誓约还没有完成。我还没有,让你看见真正的虹色名咏”

那是在多雷米亚·阿卡迪米的竞演会上,因为有她在所以才能完成。
正因如此,虹色名咏对自己来说有着特别的感情。如果随随便便就使用的话,总觉得作为和伊芙玛丽所约定的名咏式的意义会慢慢变得单薄。

「总有一天会道歉的。所以现在――」
虹色名咏,起始于和一位少女的约定。
从那时起时间流逝,在某个学校的竞演会。
虹色之光如同福音一般将世界包裹,以及和她一瞬的再会的结果――那仅仅是为了那一天的那个瞬间,就连凯因兹也无法再次重现的特别的名咏式。
但是,那并不是必要之物。
现在必要的并不是约定也不是其他的什么,而是更为单纯的,能够回应寻求帮助之人的虹色名咏――祈愿的话,便能拯救她[法乌玛]的名咏式。
「仅仅是现在,能不能请你注视着呢。伊芙玛丽」
无人的观众席。在没有目击者也没有记录之人的竞斗宫。
但是的确,在这个场所。
聚集了曾经的夜色少女一生的思念,唯一一位约定的少年[凯因兹·亚温凯尔]就在那里。

“……傻瓜。那么在意我的事情。真不像你”
那是,细小轻微的笑声。
“没错,像往常一样就好。把手插在外套里,带着让人分不清到底是认真还是玩笑的恍惚表情――然后,贯彻自己所相信之事。因为那才是我所知道的凯因兹”

「……他们走了。这样好吗?」
目送载着夜色少年的龙身影变小,凯因兹转头望向身旁的少女。
「其实你还有更多话想对他说吧?」
「开玩笑!你要我用这身模样扮演母亲的角色吗?」
脚后跟固定在地上,单脚回旋地转了一圈。朴素的裙子轻轻飘起,纤瘦的少女转身。
「我无法用这身模样去见那孩子。所以,那样就好了,不管对我、还是对那孩子来说都是。」
伊芙玛丽。
那是凯因兹最后一次见到的,在艾尔法多离别前的模样。
……我最好别说你的脸红了。
「怎么了?你笑什么?」
「什么事都没有。」
并未隐藏唇边的苦笑,凯因兹摇头掩饰。
「你也真辛苦。在他面前要扮演母亲,在我面前则是我认识的你。」
「女人就是这样,你们男人不会懂的。」
以手梳理过带有光泽的发,她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「对了,你认为接下来会怎么样?就算那孩子救得了库露耶露,但之后……」
「你的口气像是会发生什么事。」
「正好相反。视情况……相反地,或许什么事都不会发生。名咏式或许真的会消失。就算留下,或许也会变得跟现在的名咏式完全不同。」
淡淡地,但她的话语中带着微微的颤抖。
[ <仅只是伫立在那处者〉解放库露耶露时,调音者受到的影响不是我们能计算预测的。或许五色名咏以及夜色名咏都无法使用也说不定――你明白我的意思吗?」
能够如此与伊芙玛丽对话。
此时此刻,或许就是最后也说不定。
「说得也是。可是,到时……」
「到时?」
如同测试般的口吻令她微笑。
就像是在等待对惊人的谜题,说出惊人回答的孩子一般。
――没错,她并未说这就是最后的离别。
她真正想要的答案是……
「我一定会去见你,就算现存的门不见了。」
只要许下新的约定就好。
与那一天那一刻,在学校里立下誓言时一样。
「哎呀,你要怎么做?」
「这个嘛……我想总会有办法的,我有那种感觉。」
接下来的瞬间。
手掩嘴角的她忍俊不住地爆笑出声。
「笨蛋……可是,很像你会做的事。分明什么都不想,却有那股自信。你从以前开始,就一直是这样都没变。」
「可是,这样才好吧?」
「嗯嗯,的确。」
她以纤细的手指轻拭她的眼角。
为了拭去开心的眼泪。
「不如说,有困难才好吧?见面时的感动会更强烈。」
「说得也是。因为某人的名咏,是用来否定不可能的名咏啊。」
将擦拭眼角的指尖移开后。
伊芙玛丽的视线,动也不动地望着夜色之龙飞去的方向。
「接下来――」
「嗯,我们只能在这里守候。」
强风吹拂过外套,凯因兹也同样定定地凝视着那个方向。

「很棒的歌。不论是歌词或旋律,都让人直率地这么想。」
将手搭在伊芙玛丽肩上,凯因兹委身在周围流泄的旋律当中。
「唔,是不差,算是及格了。」
「你真严格。」
「我教他名咏式,阿玛一直陪在他身边啊,这是理所当然的。」
――原来如此,真是的!

丝毫不打算掩饰苦笑地耸耸肩。
不晓得她知不知道,她的声音像含着水气般变得湿濡。
「可是……我既感到高兴,也感到不甘。跟我和阿玛花了那么多年教导他相比,结果库露耶露传达给那孩子的东西还要多得多。」
「就表示那是一场如此美妙的邂逅啊。」
「说得也是……」
眺望远方某处的她突然抬起头。
「时间差不多了。」
循着她的视线――发现他身上穿的外套正被淡淡的黎明光芒包围。
从封闭的夜色空间的每个角落发出皲裂声。
头顶上方、前后左右,空间在所有的方向均出现裂痕。令人联想起冻结已久的水面出现裂痕时的景象,皲裂无止尽地展开。
在皲裂的另外一头,充满淡淡的白色与蓝色调和的黎明色光辉――
「因〈仅只是伫立在那处者〉覆盖世界而消失的时间……世界恢复原状的时刻似乎到了,是觉醒的时候。」
「说得也是……」
一切将恢复原状。
自沉睡的世界醒来,现在这个世界消失。
在此同时,这是第几次与她道别呢?就算见过许多次相同的景象,但撕裂胸口一般的心痛却不曾改变。
「这么说来,这次真稀奇。」
「你是指什么?」
站在凯因兹旁边的她,以不可思议的眼神抬头仰望。
「呀……那个……该怎么说呢……该说你站得这么近,还是说你紧挨着我?」
「……」
还以为她会有半晌不说话,但――
「――这是碰巧。」
说完后,她快步离开凯因兹身边。
「……早知道我就不说了。」
「千金难买早知道。」
如此告知的她,以得意洋洋的表情露出微笑。
「那么,下次见――」
对于她的道肌,凯因兹嘴角略微放松。
这是第一次。
她主动说出有重逢可能性的话语。
……可是,你本人一定没有发现到吧。
「怎么了?为什么笑得那么诡异?」
「没事,什么事都没有。下次见,伊芙玛丽。」
「嗯嗯,有一天一定会再见面。」
没错……
用不着感到悲伤……
因为心意在此。只要它不消失,我们一定还能再见面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COMMENT

Comment Form


秘密にする
 


TRACKBACK

TrackBack List



About {耐耐}

耐耐

Author:耐耐
◆永遠の17才です!

◆茶太りん大好き!

   /つ  /つ
  //  //
  | | _//
 /  ○ ○
 \_ Д ノ<もげーっ
  / |
 /   |
α___ノ

◆今から、私に黒団子を呼びください (*´Д`*)ノ



{,。絵日記



{_Calender_}

10 ≪│2018/11│≫ 12
- - - - 1 2 3
4 5 6 7 8 9 10
11 12 13 14 15 16 17
18 19 20 21 22 23 24
25 26 27 28 29 30 -



{_留言本_}


             



{_初音ミクのうた_} 



{_親or偶像_}

管理者專用



{_応援_}



{_doll_}



{_最新回復_}



{_日記分類_}



{_部落格計數器_}



nico twitter

Powerd by NiTwPress



11
--
1
2
3
4
5
6
7
8
9
10
11
12
13
14
15
16
17
18
19
20
21
22
23
24
25
26
27
28
29
30
--
Copyright © くろだんご の 空 想 All Rights Reserved.
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: サリイ  ・・・  素材: ふるるか  ・・・ 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